时间:2023/8/6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飞机抵达台北桃园机场时,已是正午时分。购买完电话卡后,早已在网上预定好了包车的我们并没有前往台北市,而是选择直接驱车南下。这次行程,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台湾的中部和西南部,内陆高山和宝岛西海岸成了此次旅行的主题。

从台北南下,我们沿着“国道三号”高速公路向南,途中在台中市的清水服务区小憩。“清水”是台湾高速公路上最大的服务区,整个停车场都在绿荫之下。清水服务区完全颠覆了我对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传统印象。

这里的建筑物以简单的几何图形与近乎有机形式之元素相互组合,所产生的建筑特征时尚而强烈。且服务区里的店铺众多,售卖各种台湾岛内平价特色伴手礼。给我们的感觉,清水服务区不仅为游客提供了旅途休憩的基本服务功能,同时也可以说是一个环境优雅的小型旅游休闲景点。事实上,清水服务区确实在岛内有口皆碑,深受台湾司机们的喜欢,据说它已连续几年在岛内公路服务区综合评选中夺得了冠军的称号。

抵达台中的时候,已近傍晚,此时的行程自然围绕着夜市展开。其实就全台湾的夜市而言,绝对可以用星罗棋布来形容。但台中的逢甲夜市是全台湾最大且最著名的观光夜市,许多奇奇怪怪的或是新奇有趣的小吃,都从这里被开创,然后在台湾岛上开枝散叶,甚至传播到大陆。比如曾经风靡一时的章鱼小丸子和可丽饼。

台湾的夜市不单单为了游客服务。本地的百姓,在忙碌了一天之后,也愿意在热闹的人群中找一张小桌子,让店家炒上两盘小炒,带着锅气,买一些卤味,喝一杯小酒。食客的身旁小凳子上放着机车帽子,解开衬衫的扣子,手舞足蹈,高声谈论,呼朋唤友,这才终于卸下重担。

“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/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/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……”到鹿港怎么可能不会想起罗大佑的歌声。一个具有讽刺色彩的事实是,当年歌手罗大佑为《鹿港小镇》填词作曲时,并没有到过这座小城,而他本人也不是彰化人士,歌曲的创作灵感来源完全是移花接木。其实鹿港出名远远早于这首歌。台湾有一句人人皆知的谚语:“一府、二鹿、三艋舺”,指的是清朝时期台湾全岛的三大港市(分别位于台南、彰化、台北等地),从某个侧面表达了台湾由南到北陆续被开发,或说被开垦的历史。其中的“鹿”便是彰化县鹿港镇。

现在鹿港的经济已经没落很多年了,主要原因是铁路和高速公路没有经过鹿港,工业化产业转型遭遇困难。而“一府、二鹿、三艋舺”时期的鹿港,却是早期台湾对外贸易的重要商港,作为港埠重镇拥有很多古迹和传统人文色彩,也是早期台湾文化发展的标杆。有这样的历史和传统,自然也多多少少的影响了今天这座小镇的气质和调性。

鹿港在台湾被叫做“小泉州”,与泉州语言相通、民俗相同,两地有着颇深的渊源,罗大佑歌中的妈祖庙其实指的就是天后宫,是清代前期移居鹿港的福建兴化籍人捐资兴建,又名“兴化妈祖宫”,是台湾多座妈祖庙之冠。

寺前一座巨大的牌坊,盘龙柱刻画精美。庙殿规模宏伟,富丽堂皇,刚到门口,敲锣打鼓,人声鼎沸,从宫里出来一队人,跳出穿着变装的“哪吒三太子”。台湾民间普遍崇拜哪吒,哪吒统帅宫庙五营神兵的中坛,故又称为中坛元帅、中坛太子、哪吒元帅、太极元帅;哪吒坐镇香炉旁,记录香火供奉状况;

据说,因为哪吒善于脚踏风火轮,行动迅速又从来不出“车祸”,所以,鹿港小镇天后宫里的哪吒就成了许多台湾司机的守护神,大神可以理所当然地食其香火、受其供奉。

看过热闹的场面过后,我们迈步走进天后宫园内,乾隆御笔大书“佑济昭灵”、“神昭海表”横匾高悬,还有光绪皇帝颁赐的“与天同功”匾,细看能见千里眼、顺风耳的木刻神像,惟妙惟肖,皆出自大陆工匠之手。

除了天后宫之外,鹿港的龙山寺其实也非常值得一看,这里是台湾保存最完整的清朝建筑物,格式规模仿照泉州市的开元寺,全寺占地一千六百多平方米,颇具古泉州时期的风格建筑精华。农历年节或初一十五时,进香和观光的游客人山人海,道路塞车严重。

殊不知,鹿港平时只是一个悠闲的小镇,民风淳朴,气度优雅。“鹿港小镇”的名字大多数人可能也是从罗大佑的同名歌曲中所知道。当年罗大佑创作这首歌曲时,正逢台湾经济崛起和发展的阶段,由于城乡发展不均衡,许多小城镇的年轻人选择离开家乡来到大城市寻求发展的机会。结果那些选择离开鹿港小镇去外面漂泊的人们,虽然获得了生存的机会,却丢掉了家乡的传统。一如《鹿港小镇》的摇滚曲风中,隐隐批判和揭露了由于城市经济发展与传统文化传承之间的矛盾:淳朴的民风和钢筋混凝土的撞击。一如歌词所描述:“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,砌上了水泥墙;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,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……”。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zp/pgzp/5664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